TXT小說下載網 > 血靈王座 > 351章:陰勞風雨

351章:陰勞風雨

    降頭術,江湖術士必不可少的一種本領,眾所周知的有藥降、蟲降、血降、靈降、巫降、鬼降、飛降等等,而現在四精所使用的三合降頭術,其實是三種的結合。

    首先,黑霧是一種毒蟲,這是蟲降發展而來。最普通的蟲降,只需要用各種毒蟲放到一個瓶罐中,加入特殊藥物,任其撕咬致死或者直接用最后存活的毒物,結合巫術便可施法。但蟲降都需要讓人吃進去才能生效,這蟲霧既然能飛,顯然還借用了飛降手法。

    傳統的飛降術都是及其邪惡之人修練的,一共有七個階段,一個階段七七四十九天,每天需要讓頭顱飛出去吸食孕婦腹中陰陽精血長成的胎兒,一天也不能停止,然后才可大成。更厲害的是,這些霧蟲來歷可不一般,是用四十九歲死去的婦女下葬四十九天后,挖出來施法四十九天,采集她下巴滴下來的尸油養成,威力甚是恐怖。

    又是四仙渡輪陣又是三合降頭術的,四精對自己的本事很是自信,但現實給了他們當頭一棒。修練飛凰**,功力臻至化境的司徒影豈是常理可循,光是她手中一把神劍,天下邪物也沒能入侵到她的。

    “無計可施了嗎?那我可不陪你們玩了。”

    打破陣法,司徒影內力一轉燒光僅剩蟲霧,手中赤荒金光大震,散發出來的氣息肅殺威凜。

    “不好,逃。”

    見情況不妙,精芒臉色巨變,招呼師弟師妹分散逃亡,但還是晚了一步。司徒影如虎戲羊一般的封死四人退路,金劍揮出,所過之處風云變色,一切物體化為虛有,四精眼目眥裂,驚恐萬狀中泯滅成灰。

    很快黑霧消散,慢慢顯露出司徒影高挑倩姿,四精連同半個院子化為成土,即使是風離這等高手見狀也忍不住咽口水:司徒妖女,果然名不虛傳!

    “影影,你收拾殘局,我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司徒影一動不動還等著情郎夸贊呢,哪知對方匆匆離去,不滿地撅了撅嘴,吩咐他人封鎖痕跡便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宗主府

    自從王曉芝出了靈異事件后,紫瑩讓人不分晝夜守著,她還在賬房審查府中各處開支,侍女來報王曉芝醒來,當即放下手中賬本驚喜地趕去。

    王曉芝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很真實的夢,真實得讓她分不清虛實,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處在陌生環境,蒙蒙地準備下床,一名紫衣少婦開門進來。

    “師妹,你醒了,感覺怎么樣?”

    紫瑩坐到王曉芝身邊,拉手仔細查看。

    “我沒事的,師姐。”

    王曉芝不動聲色地將手抽回,原來一切都是真的。紫瑩緊盯著對方面色,似乎感覺師妹有些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“之前的事你都記得嗎?”

    “都記得,還有就是,以后我不再是王曉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好好休息,我讓人通知星月。”

    紫瑩心頭疑惑,將對方的異常推以為是中咒初醒的緣故。

    “師姐,我真沒事。大師兄呢,他怎么沒在?”

    “大師兄?”

    “是呀,就是司權大師兄,他知道怎么回事。哼,他太可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曉芝?”

    紫瑩一驚,荷雨的事她聽了不止一次,還知道司權當初就是去找荷雨的。沒想到病了一場,王曉芝居然成荷雨了?

    “是,也不是,我也說不清楚,反正你以后還是我師姐。師姐,帶我轉轉吧。”

    荷雨拉過紫瑩的手,對方還處于震撼中,還沒明白過來到底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“紫夫人,宗主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正要找他算帳呢。”

    荷雨衣服也不換,穿了鞋就出門。另一處小閣樓中,司權才將天雪放下,荷雨來的時候,遇到云星月也急急趕來。

    “紫瑩姐,曉芝,你沒事了?”

    “嗯,這么急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阿郎說有急事,我們一起。”

    天雪的小閣樓上,司權心急地仔細檢查女人每個部位,但除了臉色稍白,跟睡著了沒兩樣。可按照云星月的說法,四精已經被殺,即使中了失魂咒也應該醒來。

    “阿郎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云星月三人推開門,司徒影坐在桌前喝著茶,司權蹲在床邊為天雪揉搓手心。

    “小月,你快看看小雪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司權太急,以致沒發現荷雨的異常。云星月當下檢查起來,很快臉色凝重地收回小手。

    “嗜心蟲,降頭術的一種。紫瑩姐,你讓人趕快準備一盆熱水,還有白葉重樓一兩,紅粒南星三株,對了,雄黃酒也要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立刻讓人準備。”

    “阿郎,你把雪姐抱到浴室。”

    看到眾人嚴肅匆忙的樣子,荷雨也只好

    先忍住暴露,忽然發現司徒影一旁對她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他們忙他們的,走,曉芝,我們抓犯人去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司徒你不會是吃醋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哼,這有什么,要是我受傷了他更加著急。”

    荷雨笑笑忽然神色有些黯然起來,早知道事情會發展到這地步,自己當初就不該那么任性,不然大師兄就是屬于一個人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好,我們抓犯人去。”

    宗主府一切緊張而有序進行著,陰勞山上卻氣氛凝重,四位最杰出的接班人引魂燈同時熄滅,表明身死道消,這口氣他們如何忍受得住?

    “掌門師兄,事情原委我已經推算出,這赤水宗實在欺人太甚。最昭雖然有錯,但精芒他們都是無辜的,一定要讓他們加倍奉還,不然武林中何有我勞山立足之地?”

    陰森高大的土制建筑里,陰勞山三位主事人都在。

    “魂歸說的不錯,我們擇日動身。”

    身為掌門的魂累也同仇敵愾,雖然武力一般,但他們的特殊能力不是尋常人可比。老二魂怖欲言又止,不過還是贊同了師兄師弟的做法。勞山人,不可欺!

    “嘖嘖,三個老鬼,不知我可否領教一下各位高招?”

    三魂大驚,居然有人站在天窗上聽他們密談?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“殺你們的人”

    來人詭異一笑,突然分身千萬,三魂色變,他們精通巫靈,想當然以為這都是實體,當下招呼門人來援。魂歸當先沖出大門,頓時心沉谷底:漫山遍野煙火紛飛,這是想滅絕他們陰勞山啊!

    風雨樓

    白騁佳第一時間得知四精被赤水宗誅殺消息,當下大喜,招呼長老門人準備行動。

    “佳兒好深的算計,先是讓支離派跟赤水宗相爭,現在支離派失敗被我們收編,赤水宗又惹上陰勞山這群鬼物,滅宗指日可待了。”

    一位中年模樣的夫人走出,實際早已是七八十歲的老妖婆。

    “母親說的不錯,憑三魂那護短的脾氣,說不定已經在進軍赤水宗路上,我門即刻出發,一定要在各方勢力反應過來之前占領隱風城。”

    “出發”

    婦人喜形于色,當即同意兒子進攻隱風城的做法。

黑龙江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