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說下載網 > 日月天羅 > 第351章 密牢

第351章 密牢

    自從被關進密牢后,李子楓就一直昏睡不醒,額頭滾燙。即便身上蓋了厚厚的棉被,他依舊在睡夢中低聲呢喃著說‘冷’。

    密牢的條件要比死牢好了許多,雖然同樣只有窄窗與外界連接,但至少有了像樣的床榻和桌椅,還有燭臺以供照明,尚平容讓邢衛府中最好的醫師來診治,可依舊無法緩解李子楓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怎樣了?”尚平容一直沉著臉,眉頭不展。

    “渾身都是傷。”醫師嘆口氣,“囚室是陰寒之地,呆的久了從而引發舊疾,現在開始需好好調理,再這么折騰下去,怕是性命不保。”

    “從現在開始不會再有人折騰他。”尚平容的眉頭愈發緊了,右手也死死地捏成拳頭狀,眼中泛出水光,“你盡管治,用最好的藥,需要什么就開口!”

    “年紀輕輕的就一身傷病,以后老了不得痛死?”醫師自語道,忽然想起他不過是個死囚,即便治好了又能如何?隨后又嘆了口氣,無奈地搖搖頭。

    醫師忙了一個多時辰,才為李子楓清理完傷口上了藥,又包扎好。醫師跟尚平容打了招呼,便下去配藥了。尚平容看著昏迷不醒的李子楓,神色莫名。

    夜深人靜,蟲鳴漸歇,偶爾有飛鳥在空中掠過,發出低鳴的怪叫,讓人心生寒意,一個黑影一閃而過,在青元鎮的巷子深處停下腳步,慘淡的月光映照在身上,只照映出半張臉,十分詭異。

    幾個呼吸過后,一個身影小心翼翼地靠近,黑衣人抽出長劍架在來人的肩膀上,劍刃緊緊地靠著脖頸的皮膚,“我說過不再聯系,你是聽不懂嗎?”

    來人明顯一顫,月光照在臉上,勉強看清楚他的容貌,何宇坤。

    何宇坤一抹額頭的冷汗,“少莊主,并非我有意打擾,只是…或許有些情況,對你們有些用處。”他強作鎮定看著李世杰。

    “你的消息最好別讓我失望。”李世杰眉頭緊鎖。

    “我們掌門已帶人離開青元鎮,沒有任何交代,只留下我和幾個隨侍弟子在此蟄伏,看來是十分要緊的事。”何宇坤一口氣說完。

    “你們一共來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不在少數,算上隱藏的暗衛的影衛,至少三四十人。”

    “都藏身在什么地方?”李世杰有些不耐煩了,他只想聽重點。

    “不太清楚,他們行事非常隱秘,不過…”何宇坤想了一會兒說道,“我只知道李子楓之前有幾個手下,全都到仕青山周邊蟄伏,還有許子寧和周文賢,這兩天也帶人在鎮子內外閑逛,似乎有意在探查什么情報,看來多與李子楓那幾個手下的行動有關…”何宇坤只想打擊他所恨之人。

    此時,許子寧身著黑衣,蟄伏在屋檐上看著這一切,眉頭緊鎖,目光凝重。

    李世杰收劍回鞘,“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!有事我會再派人聯系你。”

    少刻,兩個人往相反的方向而行,許子寧揮揮手,即刻有暗衛跟蹤李世杰而去。而他自己則是盯緊了何宇坤去的方向,飛身追上。

    寒風掃過落葉后,一切陷入沉寂,仿佛什么事都沒發生過。

    何宇坤東張西望,確定無人跟蹤后,才鬼鬼祟祟地進了暫時落腳點,清園客棧,悄悄上了二樓后,卻發現許子寧正靠在一側的柱子前,默默地等候。

    “呃!”何宇坤嚇了一跳,“你怎么會在這?”或許是做賊心虛,一貫橫行霸道,目中無人的何宇坤連連后退了幾步,呼吸和說話聲皆有些不穩了。

    “喲!”許子寧若無其事地伸了個懶腰,“深更半夜的,師弟這是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何宇坤壯著膽子,恢復以往目中無人的姿態,“嘿…我說師兄,我去哪里都是我的自由,難道這也要通報?咱們只是蟄伏,并非是禁足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許子寧看似滿意地點點頭,“那看來師弟的記性不大好,自從大師兄被抓入獄以來,掌門師父就曾嚴令,任何人無命令都不得外出…”許子寧頓了頓,“哦,對了,提到大師兄我還想問你一句,事發當晚,你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!”何宇坤的臉憋得通紅,“師兄這是拿我當犯人審訊了?”

    許子寧似笑非笑,“你是不是犯人我說了不算,是要看你做過什么事。你說是嗎?何師弟?”

    何宇坤一抖,心跳加快,強行以憤怒來代替緊張,“我不跟你說了,天色已晚,我先睡了。”說罷,轉身推開房門準備進屋。

    “師弟!”就在何宇坤要進屋的時候,被許子寧叫住,“看在同門一場的情分上,我提醒你一句,一步錯步步錯,再不知悔改,那大師兄因你受的所有苦,都會放大好幾成地加諸于你身上,還望你能考慮明白。”

    許子寧說這番話的時候,聲音冷得讓人渾身發寒,何宇坤的身子明顯一顫,隨后逃離般地進屋,重重地關了房門。

    許子寧靠在柱子上輕輕地嘆了口氣,從前大師兄和許魏翔在身邊護著,他可以活的灑脫、肆無忌憚。如今大師兄入獄、許魏翔身死,他唯有強迫自己裝出清冷的樣子來偽裝,或是說偽裝成李子楓的樣子。

    掌門弟子太過灑脫,有時候,也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何宇坤開門的聲響,驚動了昏昏欲睡的隨侍弟子何青,何青與何宇坤平日里走的很近,二人沆瀣一氣。仗著何宇坤自視甚高,但不同的是,相比于何宇坤的明目張膽,他反倒是收斂很多。

    何青見何宇坤神色慌張的樣子,詫異道,“師兄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何宇坤灌下一杯涼水,才勉強押住慌亂的呼吸,他恨恨地說道,“這個許子寧,仗著是掌門的弟子,成天就跟個鬼似的盯著我。”

    話音落地,就從外面響起了敲窗的聲音,一下下的非常規律,何宇坤的手一抖,茶杯落在桌上,“什么人?裝神弄鬼的?!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外面是許子寧的聲音,“我只是想提醒師弟一聲,半夜喝涼水對身體不好,早些休息,多保重。”隨后,外面的腳步聲越來越遠。

    何宇坤氣不過,干脆將茶杯摔在地上,茶杯落地粉身碎骨,茶水肆意橫流,何宇坤低吼道,“許子寧!等哪天我非收拾了你不可!”

    “師兄你別理他,如今沒了大師兄和許魏翔,他也掀不起多大的浪,最多時耍耍嘴皮子。”何青一邊收拾著地上的碎瓷片,一邊勸慰著。

    “我早晚讓他好看!”何宇坤一拳砸在桌上。

    許子寧聽著何宇坤房間傳出來的動靜,深邃一笑。

    ()

    。

黑龙江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