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說下載網 > 哥哥萬萬歲 > 783、豆音(2/4)

783、豆音(2/4)

    “竇竇,你老實坐在這里不要動,快點把飯吃完!”隔壁房間,向小園目光不善地盯著竇竇,這個小朋友總想跑到隔壁去偷看李想談事情。

    “爸爸做的菜真好吃鴨。”竇竇真是知足常樂,一個人坐在大圓桌前,對著五個菜吃的歡快,根本不計較這是一家人吃剩下的,反而覺得很幸福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爸爸做的,是廚師大叔做的。”師師說。

    竇竇一邊扒飯吃,一邊搖頭晃腦道:“廚師大叔也是別人家的爸爸鴨,只要是爸爸,做的菜都很好吃,我好喜歡吃,班長姐姐要請廚師大叔專門給我做飯,嗯,就這么說啦。”

    向小園說:“你快點吃好不好?吃了一個小時了,還沒吃完!你準確點告訴媽媽,還要吃多久?”

    竇竇不服氣地說:“大象都還在聊天呢,倫家為什么不能一直吃飯。”

    向小園:“我擔心吃太多了,晚上肚子疼,給我摸一下小肚子。”

    竇竇吃驚地問:“媽媽你想摸倫家的小寶寶?”

    向小園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為竇竇頭疼時,隔壁辦公室里已經談到了今晚最重要的部分,李想約見印象生活不是為了代言。就他們提供的這份代言,對李想來說沒有半點吸引力。他為的是其他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說你想入股我們?”趙森吃驚地問道。

    王銀珍、古琪靜等人都沒有太大意外,來之前李想已經給她們說過他的打算。

    李想說:“沒錯,我看好短視頻的發展前景,剛才也聽了你們的規劃,想要進一步深化合作。”

    王銀珍適時插話道:“趙總,不瞞您說,你們公司提供的代言合同對我們沒有吸引力,與其他的代言合約相比,也沒有任何優勢,您應該清楚我所說的話是真還是假。”

    趙森和楊方旭對視一眼,這話倒是不假。其實,他們對李想約見他們談合作十分意外,雖然提供了代言合同,但其實沒有報太大的希望。在李想之前,他們找過好幾位明星代言,無一例外都被拒絕了,最后眼看無望,有些灰心,干脆豁出去了,挑了最火熱的李想,沒想到看似最不可能的人,卻有了回應。現在聽李想道出了真實目的,反而有點踏實了,這才對嘛。

    “怎么個合作法?”趙森問道。

    李想說:“我占股51%,出資價按照市場評估價確定,出資方式是現金,以及我的代言費用。入股后,我不插手管理經營,全權交給你們,你們可以保持現有的經營團隊和經營思路。”

    談合作的事情沒有這么快能確定,這一晚談到很晚,雙方只是確定了合作意向,接下來幾天,雙方組建了談判工作小組,開始了更為龐雜的商討,分歧難免,但是總體方向是向前的。

    五天后,李想在認購股權協議上簽字,正式入股了這家短視頻公司。他所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提議改名,“印象生活”這個名字太中庸,沒亮點,沒有吸引力。

    他聯想到李竇竇小朋友的熱情、歡快、可愛和魔性,把“印象生活”改為了“豆音”,logo變成了一顆在音箱上不斷震動的魔豆。

    買下豆音后,李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盧蒙算賬,在微博上拐彎抹角罵他卑鄙小人的事沒完呢。

    李想找到錄音室老張,說:“我這里有一份編曲的譜子,你找人這兩天錄一下。”

    老張接過來看了看,疑惑地問:“是哪首歌的編曲?”

    李想:“歌曲還沒錄呢。”

    老張說:“需要這兩天錄嗎?人手都在。”

    李想:“不錄,這首歌不準備我來唱。”

    老張:“給其他人寫的嗎?也行,有譜子也行,看了歌才更有針對性做編曲。”

    李想笑了笑,沒多解釋,把筆記本電腦打開,點開了一份昨晚做好的譜子,點擊打印。老張主動到打印機邊拿過新鮮出爐的譜子,盯著看了會兒,對李想說:“編曲都已經寫好了,我這邊只需要照做就行,時間可以節省很多,我現在就安排人準備,快的話,下班前就能做出來。”

    李想:“那麻煩了。”

    老張笑道:“詞曲譜子我就不帶走了,看一眼就夠了,我把編曲譜子帶走。”

    他這是為了避嫌,李想點點頭,沒說什么。老張離開后,他在腦海里理了理接下來的計劃,查漏補缺,覺得沒問題后,離開工作室,去了學校上課。白蘇說中午請他吃飯,他猜測應該是接近尾聲了,想和他討論一下。

    中午,在大學城的一家安靜的小餐廳里,李想和白蘇坐在一間小小的包廂里,就他們兩人。

    白蘇沒叫酒,下午他還要上課,不敢沾,一沾可能就停不下來,耽誤了上課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還沒寫完,寫了三分之二,寫不動了,精力和腦力衰退了好多,大不如從前。”白蘇有些感觸地說道。他對此有心理準備,之所以愿意到林業大學任教,就是因為自覺寫不了幾年了,這把火離熄滅不遠,不如到學校里教書育人,用自身萎靡的火焰點燃更多的火把,這樣更有意義。

    李想接過白蘇遞過來的手稿,是A4紙打印出來的,封面上有三個比較大的黑體字,《巨河流》,這就是這本書的名字。

    白蘇說:“你抽出時間看看,給我提點建議。”

    李想說:“主要是學習,順帶給老師提個醒。”

    白蘇欣慰地笑了笑,沒說什么,心里其實很有感觸,一年前李想站在湖邊的大樟樹下把《熱愛生命》的A4紙手稿交給他審閱斧正的畫面歷歷在目,如今他這個學生已經成長到可以和他談論文學創作,甚至給他指導和建議的地步,真是讓人高興,又為自己傷感。

    晚上李想在學校上了晚自習,騎機車回家時,特地繞了點路,經過工作室,看到工作室依然亮著燈,同時旁邊許子同等人的小樓里也亮著燈。

    他停車到小樓前,窗口伸出一個腦袋,喊道:“李想?上來。”

    李想抬頭一看,是許子同。

    他推開虛掩的大門,上到二樓,許子同、趙啟然和鄭與時都在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是?”

    許子同說:“我們正在給啟然的歌提建議。”

    ()

    偷香

黑龙江11